搜索
中外导演共同探讨如何在动画中表现东方意蕴?
来源:动漫界    作者:陈晨
 2017-06-26 09:45  阅读:71

“动画电影中的东方文化”是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的论坛议题之一。国产动画电影《小门神》导演王微、美国电影《花木兰》导演托尼·班克罗夫特以及电视版《攻壳机动队》导演神山健治,共同探讨了如何在动画中表现东方意蕴的话题。

《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等“中国动画学派”的高峰之后,目前中国动画再一次面临如何融合东方文化与全球化背景的问题。

左起:担任主持的金爵奖动画单元评委袁梅、王微、托尼·班克罗夫特、神山健治

怎样才算是“东方文化”的表现呢?

王微首先谈到,大多数的观众可能比较容易接受的是视觉上面的表现,“比如说景深,画面大一些,人少一些的,衣带飘飘等等,这些是中国文化。但是再往深了看的话,你需要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会让中国的观众心里面认同。”

他从《小门神》的经验出发,进一步走向中国动画的探索,也曾经纠结究竟什么才算是“中国的故事”,现在他的答案是回到故事本身。“什么是我们真正想抓住的中国的故事?可能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我们的团队,最后我们就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了。因为我们的团队百分之百都是中国人,如果中国人还做不出中国的故事,就不知道谁来做了。所以我们最后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还是关注故事的本身。”

王微新作《阿唐奇遇》入围了本届金爵奖最佳动画片竞赛单元

迪士尼动画《花木兰》已经有20年的历史,托尼还记得,迪士尼在创作《花木兰》故事的初衷,“是想要更好的接触到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这是20年前就有的愿景,最初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

当时做《花木兰》的时候,一开始是带着西方人的角度去寻找中国元素。“我们肯定不会完全拍摄出中国特色的电影,因为我们是西方人嘛,所以当时会做很多的前期的素材的搜索,去寻找跟这个中国元素相关的,跟这个中国故事相关的题材和内容。然后要做到这样一种被大众所接受的一部电影,肯定是要找到共通的,放在全球都适用的元素。我认为一定要在拍这个电影之前找到,这个电影所要传达出来的一些关键的情绪元素是什么。因为这种情绪元素是全球所有人都有的,比如说每个人都有家庭、亲人,每个人的情绪可以是悲伤、痛苦、开心等等的,这些是所有的观众都可以与产品共鸣的东西。然后这是第一个要考虑的情感的核心元素。这部动画片当中,它的这个主题就是‘你要真实地对待自己,真实地看待自己’。”

不过,这次趁着上影节来中国顺带去了一趟四川的托尼说,“如果我要再拍《花木兰》的话,我会希望在《花木兰》当中加入熊猫这个角色进去。”

对于东方文化的表达,电视版《攻壳机动队》导演神山健治的看法是用动画接近真实和生活,“动画是一种符号学的表现形式,我不是把它考虑成真人电影,更多的是把它考虑成是一种舞台,一种戏剧形式的东西。接近戏剧的话,可能符号学的东西,就会有更加符号的表演方式,角色造型一看就知道这个角色是怎么样的性格,怎么样的人。但是日本动画在这个基础上,又向前走了一步,它走的更加现实,它刻画的是更加当代的东西。我觉得日本的动画,实际上是更现实、更为现代的一个描写。”

去年《你的名字。》在日本和中国都取得良好的票房和口碑,神山健治认为接近生活的动画同样可以表达东方文化。“过去我可能觉得做动画片是不是要画历史性的题材,非常宏大的题材,现在发现年轻人反而愿意看小的东西,其实这对于创作者而言也是非常好的,因为这是一个多样性的时代。所以日本有些人就觉得,中国既然要表现中国文化,表现东方文化,是不是应该去刻画现在的年轻人,他们的生活,他们怎么想,他们吃什么东西,他们穿什么衣服,刻画这些东西的作品,可能会像日本现在的一些作品一样,它反而会成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窗口,这是我的一个想法。”

本届上海电影节上,几部即将上映或启动的动画片同样都在东方表达上做出了努力。

《豆福传》淮南王修仙修出萌趣传奇

电影讲述淮南王刘安痴迷修仙,在一次炼丹时无意中让豆子拥有了生命,创造了“豆族”。故事引发者是淮南王刘安,所以在影片中的建筑都是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黄豆可以说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极为常见的食材,于是电影中,主角就是一个圆滚滚的黄豆,导演邹燚表示,豆福两只可爱的小耳朵,其实就是黄豆发芽之后长出来的。

导演们在影片风格上下了不少功夫,另一位导演郭磊说最开始看到的版本像《功夫熊猫》,“不想给美国做代工,不要别人嚼过的东西”。所以即将上映的《豆福传》从故事背景到台词、动作、画面细节都充满了中国元素。《豆福传》为了呈现更逼真的视觉效果,团队在制作期间请来《满城尽带黄金甲》定焦的负责人,对每个画面展开研究,计算出真实的物理景深,在前期创作中将景深效果直接渲染出来,开发出属于“豆福”、属于中国动画的景深系统。打戏也是动画“中国风”的重要体现部分,影片邀请到了香港知名武术指导,借鉴成龙式功夫喜剧风格,将中国风完全融汇到影片内核,为影片的喜剧戏份加分。

《大护法》:“大圣”“大鱼”之后的暴力风

《大护法》是光线布局暑期档继《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后最新的一部“大”字辈电影。《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早年层凭借黑白水墨动画《黑鸟》在国漫圈享有名气。之后创作了一些动画短片,和人狼共同执导的《白鸟谷》入围了法国昂西国际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

《大护法》是不思凡的第一部院线长片动画,动画团队花费近三年开发制作。相比“大圣”、“大鱼”,不思凡自嘲是这是一部“小成本”制作,从画面和镜头运用来看的确显得简约不少,但导演独特的个人风格为动画赋予了独特的味道。

简约的笔触勾勒出山水意境,人物画风又有戏谑的漫画味道。而最独特的是片中凌厉的杀戮节奏和暗黑的世界观架设。不思凡表示,创作这部电影的初衷就是想探索暴力美学,因此这部电影没有像爆米花电影那样遵循商业片常规走向的套路。“起承转合反而是容易的,但我想要的是极致的风格。”

因为风格的另类,这部电影主动提醒,在所有物料海报上都标示了“不适合十三岁以下儿童观看”,“我们从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出发,也希望提醒家长这是一部不适合小孩子看的电影,我们也不想赚这个钱。”

《画江湖之不良人》:袁和平执导东方武侠风

《画江湖之不良人》以五代十国的各种历史事件和民间传说为背景,目前已有动画和网剧等不同的载体。作为国漫备受瞩目IP电影《画江湖之不良人》于6月19日召开电影发布会,现场宣布该片会由著名导演袁和平亲自担纲执导。

出品方映百年CEO兼总制片人徐林表示:“我们要最大限度的还原给观众一段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武侠梦,让青春热血”燃上加燃“”制片人李昂则向粉丝们保证,从电影筹备之初就确立了“精品化”的制片路线,并秉持着“匠人之心”历经漫长了的筹备期。对于项目的制作及成本问题上,李昂表示“制作方面的费用该花就花,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大家都懂!既然有幸参与制作此作品自然要把钱都用在刀刃上。”

作为《黑客帝国》《卧虎藏龙》《功夫》《一代宗师》等大片的动作导演,袁和平导演所擅长的唯美飘逸的武打风格开创了中国武侠电影的先河,他擅长将浪漫主义色彩融入武打招式的特质与《画江湖之不良人》的武侠风格十分契合。不过影片目前尚在启动阶段,袁和平实诚地表示,“具体动作怎么设计要按照剧情来,现在还不知道。”

《我叫熊猫》:中新合拍的国宝合家欢最直观体现的中国元素

“熊猫”也成为动画人们热衷的“香饽饽”。《功夫熊猫》珠玉在前,一部名为《我叫熊猫》的动画合拍片在上海电影节上举行了启动仪式。该片由浙江天意影视有限公司携手新西兰FAR AWAY ANIMOTION LTD(发威动画有限公司)、北京青年电影制片厂等中外团队打造。

《我叫熊猫》由中国和新西兰两国合拍,导演James Cunningham非常喜欢熊猫,为了更深入的创造熊猫的形象,他带着主创团队在四川采风观察,研究熊猫的体态和习性。制片人Chrissy Metge曾参与《霍比特人》、《饥饿游戏》等好莱坞项目,她表示,“新西兰就像中国的一个城市,但有不少电影人才,我很高兴能够来中国制作这样一部和可爱的熊猫有关的关于家庭的电影。”

现场出品方代表透露,故事的设计有欢笑有泪水,为营造画面的真实感和神秘感几易设计稿,在追求视觉效果的同时更尽可能地还原熊猫栖息地风貌,在保证视觉震撼同时又能给观众带来浓郁的中国风。


  • 下一篇
  • “互联网+”风潮下的电视业 精品化是剧集制作唯一出路
  • 第23届上海电视节于日前结束,但关于传统电视行业与视频网站之间互动影响的讨论余热未绝,“上海电视节已经变成视频网站的电视节”,这是本届上海电视节不少与会者的共同感慨。如今,视频网站在内容制作上的投入和战略发展,风头已然盖过了传统电视行业,尤......
  • 主管单位

    江苏省文化改革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

  • 指导单位

    • 江苏省委宣传部
    • 江苏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江苏省商务厅
    • 江苏省文化厅
    • 江苏省广播电影电视局
    • 江苏省新闻出版局
    • 江苏省统计局
    • 江苏省金融办
    •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
  • 承办单位

    江苏紫金文创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