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泛娱乐核心产值超4500亿,直播、影视等受青睐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訚睿悦
 2017-06-01 10:08  阅读:80

2017年以来,截至4月底,泛娱乐市场投资事件已达148起,融资规模近250亿元。如果借鉴投资人的角度,中国已进入“为娱乐付费”的时代。这个由游戏、剧集综艺、电影和现场娱乐等组成的媒体娱乐市场,吸引了各路资本方竞相参与。

在2016年12月28日举行的中国网络文化产业年会网络游戏与泛娱乐产业论坛上,中娱智库发布了《2016中国泛娱乐IP养成报告》。该报告称,2016年,中国泛娱乐核心产业产值达到4584.4亿元,上游孵化层市场规模约1227.2亿元,中游运营层市场规模约1282.9亿元,下游变现层市场规模约2074.3亿元。泛娱乐时代到来,IP内容市场火爆的同时,周边衍生品市场也大有可为。保守估算,中国衍生品市场规模已超千亿元。

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让5月举办的2017年中国私募投资高峰会特别为“媒体与娱乐业”单独开辟讨论环节。那么,来自摩根士丹利、曜为资本等公司的行业大佬们,在投资泛娱乐产业时想的是什么?

 直播!直播!直播!

直播产业是投资者们在“媒体与娱乐业”环节交流的首个话题。在两年前开始投资直播业务的松域资本的主管合伙人汪国兴眼中,移动设备和手机流量变得愈发低价是直播能迅速流行的重要因素。

的确,消费者可以在京东上花108元买到一部支持Wi-Fi的联想3G智能手机,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状况及其安全报告(2017)》显示,2016年,中国境内活跃的智能手机已达23.3亿部,较2015年增长106%,超一倍增长与越来越容易获得的智能设备及热点服务无不相关。

人们对对战游戏的热爱也体现在了资本上,主营游戏直播业务的斗鱼及ImbaTV均已获得C轮投资,MarsTV以游戏赛事运营及直播业务在去年9月新三板上市。《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游戏产业全年收入1655.7亿元,是占据中国泛娱乐产业市场中最大份额的产业。

资本对直播行业的青睐还得益于中国独特的市场环境。要知道,去年Twitter,YouTube等国际互联网巨头都开始加大直播业务发展力度,Facebook更砸了5000万美元研发Facebook Live.但这些猛烈的厮杀,用汪国兴的话说,“都被block掉了”。“比如Netflix,因为牌照的原因没能进入中国。”一旁的美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Gordon Milner补充道。

直播成了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比如周鸿祎的花椒直播,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中国移动投资的咪咕直播,更不用说BAT覆盖泛娱乐、游戏、体育、明星、电商,二次元等多个维度的直播布局。

但这并非代表着直播行业可以无忧无虑的发展。2016年下旬,直播领域的投资密度和金额已出现下降趋势,中国有关部门也依法加强了对直播平台的监管。在场的投资者们明确表示,对当前直播商业模式的不那么看好。

“今天的直播基于网站流量,但现在中国的流量存在垄断。”来自太平松资本的屈国誉表示,“你应该先为内容付费,我们在结束时售卖广告,今天的模式还是在基于点击,希望之后能发展为注册的形式。”

“作为投资者我们偏好投资直播平台,只有拥有很多用户的平台才能很容易地得到用户资料。”汪国兴说,但对新入场的公司,获取投资也将变得困难,因为“获取新用户的代价变得非常昂贵”。

投资电影是件“危险”的事

在影视产业的讨论中,内容质量被投资者反复提起。尽管今天的中国电影依旧有进口片配额保护,让其不用直接站到世界电影的总擂台上比拼。

中国电影的质量与世界水平的距离还是有很多讨论的空间。比如在片酬上,中华开发资本国际的董事总经理唐维钟曾投资过一部香港电影,在主角人选上同时接触了郭富城与汤姆。克鲁斯,相同电影的相同角色,郭富城的片酬是50万美元,而汤姆克鲁斯需要2000万美元。“这不是说片酬反映了竞争规模,我想说的是,对于质量的投入。”唐维钟说,2016年,中国票房排行上,只有一部中国电影位列前三,这或许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提供了很棒的内容素材,”唐维钟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提升质量,并且向韩国那样乐于以娱乐产业的形式输出这些内容,“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不能像韩国一样出口给世界的。”

至于对IP和小鲜肉的追逐,这位投资人表示,社交媒体能让一个小圈子里的东西迅速被大众熟知,不需要完全依赖明星和热IP,“我在香港投资过没有大明星的电影,取得了巨大的回报,只因为那是一个好故事。”

可那毕竟是在香港的经历,中国在维持电影指标,完善质量,取得行业地位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同样被认为需要一个长期过程的还有新投资对象的加入,Gordon Milner表示,“中国的消费者这几年变得更加富有,他们的消费习惯也愈发全球化,如同一个美国消费者,我想Facebook或Google这样的公司进入中国不会是假设,而是迟早的事。”

但唐维钟也提到投资电影是一个“危险的事情”,毕竟电影不像科学能精准计算每一步的结果,“就算前期投了再多资金,不到电影最终面世的那刻,我们仍旧无法预测观众对它的喜好。”相比一直为观众的喜好焦虑,控制成本,用技术增加观影体验等对一个投资人而言会简单得多。

对汪国兴来说,投资网络大电影会更符合当下潮流。他以爱奇艺举例:“爱奇艺很支持不知名的小导演,小制作公司做网络大电影,比如那些小制作公司可以得到爱奇艺一半的资金支持、还有分红和奖金等。因为爱奇艺资金充足,电影的内容也不错,所以即便是小制作的电影也能很容易的获得很多点击。”

这是一条可控的投资之路,而且不怕外部冲击,比如苹果对App打赏的限制,“对于那些用打赏功能的人来说可能是个冲击,”汪国兴有些骄傲地表示,“但在中国,我们有很多种办法来付钱给创作者,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年轻人很喜欢这种支付方式,也愿意给制作者付费。”

 不可避免的VR

2016年,中国VR行业的市场规模从上一年的15.4亿元一跃上升至56.6亿元,2016年也被称为中国VR爆发元年。但喧嚣的话题后是不那么火热的市场,从国内外多家调查机构的数据来看,VR设备的实际销售数据普遍不及预期。VR要怎么走,还是一场迷局。

这场谈论也不可避免地谈到了VR。巧合的是,这些投资者都提出,目前VR的未来在游戏。这也与现在游戏产业的朝气分不开,腾讯的线上游戏就给该公司贡献了20亿美元的收入,VR带来的沉浸式互动体验和中国庞大的游戏市场,让投资者相信这两者的结合将十分有前景。

除了游戏,他们也看好这门技术在赛事直播和电影上的运用。VR与体育领域的结合也的确风头正劲。NBA与NFL纷纷联手Next VR公司试水VR转播;里约奥运会上VR技术的应用;在去年出台的《体育产业“十三五”规划》中,国家体育总局也明确表示将“鼓励新型体育器材装备、可穿戴式运动设备、虚拟现实运动装备等的研发”作为重点任务。“VR+体育”正逐渐成为VR直播发展最快的细分领域。

但与其他项目的结合就没那么容易了,“VR系统的开发仍旧十分困难。”汪国兴说。

除了技术难度,VR设备普及度,合适内容的开发,展现形式等,都是目前VR发展的困境。包括如何平衡单人沉浸式体验和它的社交属性。正如一位投资人在现场的分享,“我很享受在现场观看比赛,但是周围的人总是会打扰到我,VR能解决这个问题。”但这种私人体验要如何在社交年代引起传播和话题,还有待解决。

关于VR的未来,这些投资人也拿不准主意,“VR是一种技术,技术总是会面临是否会昙花一现的问题。”唐维钟解释道,“比如90年代的VCD技术,能严重冲击香港的电影行业,但之后电影院也不断发展,从2D、3D到4D等。技术一直在变。”

“所以关键在行业要知道如何实现自我提升。”这位有20年经验的投资人评价。

  • 下一篇
  • 研究报告:点播回看渐成观众收视新习惯
  • 继智能电视及各种电视盒子OTT设备出现后,点播、回看等非直播功能使得电视观众可以选择不再固守在电视机前。日前,央视索福瑞、央视市场研究联合欢网科技发布了《家庭大屏收视全研究报告》,发现如今的观众点播收看的时间和频次已大幅增长。  ......
  • 主管单位

    江苏省文化改革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

  • 指导单位

    • 江苏省委宣传部
    • 江苏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江苏省商务厅
    • 江苏省文化厅
    • 江苏省广播电影电视局
    • 江苏省新闻出版局
    • 江苏省统计局
    • 江苏省金融办
    • 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
  • 承办单位

    江苏紫金文创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